《龙龙王殿下》 第八十四章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八十四

深海龙宫里没有白天黑夜,屋里全都缀着小孩儿拳头大小的夜明珠,看起来好像永远都是白昼。

怀英是被被子里的动静给折腾醒的,有个硬邦邦、圆滚滚的的家伙在被子里拱过来,拱过去,不知道到底玩些什么,好像很开心的样子。

怀英许久没动过,身上的肌肉有些乏力,费了老半天才动了动手指头,在那个光滑的表面摸了一把,小家伙像触了电似的立刻就不动了。怀英迷迷糊糊的脑子也终于开始有了点儿记忆,睡觉之前,她好像……生了一颗蛋?

正在努力回想的时候,被子里那个调皮的小家伙又一点点地里头拱了出来,露出半边光滑的蛋壳。“嘭嘭嘭——”的几声轻响,他好像在和怀英打招呼。

“唔,”虽然不是她所期待的软软的小婴儿,可怀英还是觉得很幸福,一颗心也不由自主地柔软起来。身上的力气恢复了一些,她缓缓伸手在蛋壳上轻轻地敲,小声和他打招呼,“我的小宝贝。”

龙蛋左摇右摆,看起来似乎挺高兴。当然,这只是怀英的猜测,在她看来,自己生的娃儿自然是最好的。

“嘭嘭嘭——”蛋里的小家伙又开始敲,声音越来越大,怀英刚开始还觉得挺有意思,一会儿就开始担心了,再这么敲下去,蛋壳都要破了。她刚刚还这么想呢,就瞧见蛋壳上发出奇怪的声音,定睛一看,那看起来很坚硬的壳赫然被敲出了犹如蜘蛛网一般的痕迹。

怀英顿时大惊失色,张嘴就喊,“五郎,五郎你快来!”不是说得两年才能孵出来么,她才睡了一觉的工夫,这小宝贝蛋就忍不住了。他这么急,这不是早产吗?龙锡泞这真是的,屋里头怎么也不找个人看着。

外头的龙锡泞听到声音,立刻像风一样卷了进来,脸上惊喜交加,好像都快哭了。

“怀英,怀英。”他压根儿就没往床上的宝贝蛋看,冲上来就抱住了怀英,激动得热泪纵横,“你总算醒来了,我担心死了。呜呜——”他哭完了又抱着怀英一通猛亲,又哭又笑的样子让怀英无缘由地心里头发酸。

“到底是怎么了?”怀英这会儿总算意识到不对劲了,这里不是淮安,也不是京城,龙锡泞还一副好像经历过生死离别的样子——她不会是睡了好几年吧。

床上被爹妈忽略已久的宝贝蛋终于忍不住了,滚到龙锡泞面前使劲儿地撞他,怀英这才猛地想起这件重要的事,顿时声音都有些变了,“他……好像要出来了。”

龙锡泞默默地算一算日子,的确是到了时间了。再低头看时,就听得“啪——”地一声响,蛋壳终于碎了几块,有个月牙形的小尾巴从里头探了出来。

怀英“啊——”地一声惊呼,“怎么会是这个样子?”那……那根本就是一条鱼!为什么她会生出这么奇怪的孩子来?好吧,龙锡泞当初被打回原形的时候也是一条鱼的模样,她是不该抱怨什么的。

也许是被怀英这句话给吓到了,小尾巴“嗖——”地收了进去,宝贝蛋儿滚呀滚,一直滚到床的另一头,不动了。

这是……生气了?

怀英和龙锡泞面面相觑。

怀英心里头怪愧疚的,有些后悔自己不该这么口无遮拦,遂清了清嗓子,柔声哄道:“宝贝乖,不生气啊,娘亲又没有嫌弃你,疼你还来不及呢。别生气了,赶紧再努把力快些出来,闷在蛋壳里多难受啊。”

宝贝蛋歪了歪,依旧没动。气性还挺大!

龙锡泞可没有怀英这样的好性子,粗声粗气地道:“你娘亲说你两句你还给气上了,多大点事儿。赶紧出来啊,要是把你娘给气着了,回头我打你屁股。”

哪有这么跟孩子说话的,怀英凶巴巴地朝龙锡泞瞪了一眼,小声埋怨道:“他又没做错什么,你凶他干嘛,别把宝宝给吓着了。”小孩儿心思敏感,这要是不小心留下心理阴影了怎么办。

龙锡泞哼道:“我哪里凶他了,男孩子怎么能这么别扭小气,可不能纵着。”

怀英讶道:“你怎么知道是男孩儿,万一是女孩儿呢?小姑娘多娇气啊,还被你骂。”

龙锡泞忽然就愣住了。他从来没有想过这个问题,从老龙王起他们这一族就没生过龙女,心里头压根儿就没这个概念。可是,万一真是个小龙女——哎呀,他刚刚还冲着女儿大喊大叫,他都快悔死了!

宝贝蛋依旧趴在床尾一动也不动,仿佛刚刚探出来的半截尾巴只是怀英的错觉。怀英有些担心地爬过去仔细看了看,又伸出手指头轻轻戳了戳,回头问龙锡泞,“他不动怎么办?不会有危险吧,要不,我们把蛋壳扒开?”

她的话刚说完,宝贝蛋就动了动,往床里头滚过去了,翻了个身,把开了口的那一面朝天上。然后又是“嘭嘭”的声响,他又开始撞蛋壳了。

看来是不想让父母帮忙。怀英朝龙锡泞看过去,他也正好朝她看过来,俩人有点想笑,又生怕这个自尊心很强的宝宝生气,于是强忍着,脸都憋红了。

“嘭嘭嘭”蛋壳上的口子越开越大,“嗖——”地一下,一只胖乎乎、白嫩嫩的馒头脚从蛋里探了出来,胡乱地蹬啊蹬,那蛋壳越蹬越碎,终于“吧唧——”一下,全部裂开了。

他居然变身了!刚刚还是一条鱼,不,一条龙,忽然就变成了小婴儿的模样!是因为听到怀英不喜欢他吗?龙族到底是个怎样神奇的种族啊!

这个胖乎乎的小家伙不舒服地扭了扭身体,就地打了个滚,努力地睁开眼朝四周看,很快就把目光落在了怀英和龙锡泞脸上,眨巴眨巴眼,粉嫩嫩的小嘴巴委委屈屈地一扁,“哇哇——”地大哭起来。

怀英的心都快被他给哭碎了,赶紧上前将这小胖娃娃抱在怀里。心疼地道:“乖宝贝不哭了,不哭了。都怪娘亲不该说你,宝贝长得可好看了,比你爹还好看呢。”

可真不是因为是她生的所以就这么说,这刚从蛋里爬出来的小家伙的确可爱,大眼睛,白皮肤,头发还挺长,黑油油盖在头皮上,怀英就没见过比这更漂亮的孩子了,而且,真看不出是刚出生的孩子。当然,怎么说也是在蛋里住了两年的,可不能跟刚出生的小凡间婴儿比。

小宝贝挺乖,很快就不哭了,睁着大眼睛好奇地看着怀英,还伸手想要抓她的头发,被龙锡泞给拦住了。

“是个儿子啊。”龙锡泞悄悄朝小宝贝的两腿间瞄了一眼,微微有些失望。要是个软软的小龙女该多好,不过——一想到这是自己儿子,他又忍不住咧嘴笑起来,伸出手指头轻轻地在儿子脸上戳了戳,软软的,真可爱。

怀英没好气的瞪他,“你轻点,别把他弄疼了。你一个大男人,皮糙肉厚的,小宝宝怎么受得住。对了——”她忽然想起一件事来,歪着头问龙锡泞,“他得吃奶吧?”她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的胸,似乎并没有传说中鼓鼓涨涨的感觉,难道她没奶?

“他不吃这个。”龙锡泞顿时就急了,“他是龙,又不是凡人,还吃什么奶。一会儿让下人随便弄点糊糊就行。再长大些,就能吃肉喝汤了。”他抢着把儿子抱在怀里,还掂了掂,小声道:“这小子还挺沉。”

小宝贝不高兴地想抬脚踢他,被龙锡泞给镇压了,这还不算,这个无良的爹还小声威胁道:“再淘气把你扔出去给下人带哦。”

怀英拿他真是一点办法也没有。

小宝贝哼哼唧唧地哭了两声,见怀英也不帮他,一生气,就给尿了……

下人很快将准备好的汤羹送了过来,龙锡泞亲自给宝贝儿子喂食,然后又陪着怀英一起逗他,不一会儿又把儿子给逗哭了。

“行了你了。”怀英捶着他的肩膀道:“别老跟宝贝儿过不去,你信都还没写呢,赶紧忙你的去。”

龙锡泞这才笑呵呵地去书房给亲朋好友们报信。

到晚上的时候,龙宫里就热闹起来了。龙王几兄弟全都来了,就连一直没露过面的龙四哥也难得地给面子,亲自到场祝贺。他的性格挺活泼,见了小宝贝就一直抱着不撒手,那两眼放光的模样,不晓得的人看了,还以为他们俩是父子呢。

这是龙锡泞的第一个儿子,格外与众不同些,自然要大肆庆祝一番,龙锡言欢欢喜喜地给帮他到处下请帖,龙宫里也都布置了起来,准备着一个月后的满月酒。

规模大,事情自然也多,所幸龙家兄弟多,全都过来帮衬,反倒是正主龙锡泞和怀英轻松起来。龙锡泞倒是好几次想去帮忙,被龙锡言和杜蘅被赶走了,他便索性与怀英一起当起了甩手掌柜,每天要做的事就是逗儿子。

小宝贝还没名字,怀英就随口给他起了个小名儿叫小芋头,然后又不停地催龙锡泞道:“让你给取个名字,怎么像要了你命似的,这都多少天了,一点进展都没有。你若实在想不出来,我让我哥帮忙好了。”

“怎么会想不出来!”龙锡泞立刻激动起来,“我就是……想得太多了,一时半会儿不知道哪个好?”

“那也给我这个当娘亲的参详参详。”

龙锡泞便不作声了。

于是,一直等到摆满月酒,小芋头依旧没有大名。

谁也不知道,这只是个开始,接下来的周岁、三岁……很多岁,他都没有大名。

到底是没文化,真可怕呢,还是因为某人有选择性综合症?

怀英真是无语凝噎,小芋头更是欲哭无泪:小芋头什么的,这个名字一点也不霸气!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