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高启明 第六十一节 钱先生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一秒记住【无双小说 53xs.cc】,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钱太冲自从被俘之后,在临高待了二年多。寒人家出身,虽然靠着当蒙师和游幕积下一点钱财在家乡娶妻生子,却连个小康人家的水平都没混上。因而被俘之后无人赎他,眼见着营地里的官吏幕僚一个个都赎身还乡,自己却只能待在俘虏营地里每日干活,心中愤懑不已。

    和他一同被俘的常青云因为平日里养尊处优,干不动俘虏营里的苦活累活,“几欲死”,钱太冲因为平日里和他交往多些,又是一位博闻多识的举人老爷,因而对他多方照顾,有的苦活累活也常常帮他做了。把个常青云感激的热泪盈眶,多次表示只要一被放出去就和他结为异姓兄弟,将来是通家之好。

    后来常青云的家人赎他出去,常青云信誓旦旦,送一回去就筹钱也把他赎出去。钱太冲便这样在俘虏营里望眼欲穿的等着常青云来赎他。

    没想到常青云这一去就如渺无音讯。最终,还是他自己干活积满了点数才算是获得了自由身――这一来已经到了1632年的春天了。

    获得自由之后,钱太冲谢绝了俘虏营里的民事干部在本地落户工作的挽留,决议要回大陆去。他这几年在俘虏营的工地上见识了太多澳洲人的事情,愈发感到澳洲人迟早是朝廷大患,自己在髡贼这里卧薪尝胆几年,正是回去报效朝廷的时候。

    钱太冲带着俘虏营里发给他的一点盘缠和当初当俘虏的时候留下的一点行李,从临高先是坐公共马车到了琼州,去找原先的东家广东左参政分守海南道施邦曜。

    施邦曜自从澄迈大败之后,一直蛰居在琼山县的分守道衙门内,每日不上衙,不会客。“自作楚囚”,算是与澳洲人“非暴力不合作”。他念及旧情还是接见了这位前幕僚,表示自己现在身在不测,不能留用他了。不过施邦曜在福建曾任漳州知府,和郑芝龙打过交道,便为钱太冲写了一份荐书,又赠了他二十两银子,让他去福建投奔郑芝龙,好歹混口饭吃。

    “髡贼在琼州已成燎原之势。”临行之时,施邦曜嘱咐他,“可惜朝廷如今被流寇、东虏所困,竟不能相顾,令此獠坐大。先生陷髡贼日久,如今脱出囚笼,将来必大有可为。”

    钱太冲揣着这番鼓励,心头热乎乎的到了安平,没想到郑芝龙根本没见他――郑芝龙现在已经是炙手可热的人物,各种大佬推荐来吃闲饭的人如过江之鲫,钱太冲不过是个秀才。又没什么名气,郑芝龙身边的幕友已经有四五十号人了,便把他推荐给了郑芝鹏。

    郑芝鹏也没把钱太冲当回事,就让他做了个帮办文书的师爷。活很简单,人也清闲,待遇当然也不高,纯粹是看着施邦曜的面子给口饭吃。

    此次郑家的覆灭。钱太冲并不象其他人那样感到惊讶。在他看来,在琼州府已经成了气候的髡贼要灭郑芝龙这样的乌合瓦聚的海主不足为奇――钱太冲在郑芝鹏幕中几个月。冷眼旁观,知道郑氏集团不过是个海商集团,一切都是为了逐利,并无多少政治上的远见。较之于髡贼,堪称云泥之别。一旦与髡贼开战,失败是必然的。

    这种反差反倒是坚定了钱太冲与髡贼作对的决心,他胸中和一般的中国文人一样,颇有一番想做大事业的雄心。在旧有的社会体制下,他一个小小的穷秀才难有作为,现在郑家被重创,家中又是四分五裂,嫡子郑森无人扶持,正是自己出头力挽狂澜的大好机会。

    只要能将郑森扶上郑家当主的地位,再徐徐图之――钱太冲颇有自己当郑家“太傅”的想法――说不定能在这东南海域谋划出一片新天地!

    现在聚集在郑家少主身边的人,都是些郑氏集团的底层人物,马托斯和统太郎固然忠心耿耿,但是对这官场之事所知甚少,而且头脑简单,很容易被利用。自己操纵起来也会方便许多。

    此时,眼见日本人已经送上门来,他便故作高深的微微一笑,把自己这些日子里在肚子里盘算了一遍又一遍的文章拿了出来。

    “统先生!难得你忠贞不二。”钱太冲连连点头,“你想扶幼主即位,其心可悯。只是这样奔波,完全是于事无补。”

    他在郑芝鹏幕中虽然时间不长,但是对郑氏集团的状况了解的很是清楚,所以对郑芝龙死后,郑氏部将四分五裂的局面并不惊讶。

    “……森少爷年龄幼小,将军又在盛年,没有为他预备师傅和部下。所以现在郑森少爷唯一有得就是一个将军嫡子的身份,”钱太冲说,“他没有自己的势力,对郑家的部将来说不值一提,也就没人在乎他的嫡子身份了。森少爷的母亲又是日本人,在很多部将看来更是‘非我族类’,而且也没有外家的势力可以支持他。”

    “这便如何是好?”统太郎有些着急。

    “呵呵,不要急,还是有一个人在乎森少爷的。只是现在他还不知道森少爷的困窘,否则我担保他一定会对森少爷鼎力相助。”

    “是谁?!”

    “福建巡抚邹维琏。”

    邹维琏的名头,统太郎是听说过的――不但听说过,他还曾经随同郑芝龙去参见过,知道此人是福建全省的长官,是个十分有权有势的“大名”,但是他知道郑芝龙和这位邹巡抚之间一直面和心不合,不如从前的“熊巡抚”来得和睦。

    “邹巡抚和将军一直不和……”

    “此一时彼一时。”钱太冲觉得向一个日本人解释有点难,“从前是老爷在世,现在老爷不在了,郑家群雄并起,他就另有考虑了。”

    郑芝龙在世的时候,郑家作为一个整体对他这个福建巡抚来说是个巨大的威胁。现在郑芝龙不在了,郑家陷入四分五裂,固然消去了心腹之患,但是群雄逐鹿的局面也不是他所乐意看到的。分裂的郑家势必会陷入彼此争斗的战火,福建沿海会受池鱼之殃,原本粗安的东南沿海局势也会再度变得恶化起来,到时候邹维琏就很难向朝廷交代了。

    一个大而弱的郑家才是邹维琏希望看到的局面。他设身处地的想一想的话,作为福建一省的巡抚,最希望看到的是一个统一但内部四分五裂的郑氏集团。这样,集团内部的各个势力都会努力讨好拉拢官府,他邹维琏才有长袖善舞的空间,不管对朝廷,对他个人都好。

    作为邹维琏来说,他想拉拢郑家的其他人都不容易,郑氏集团的首脑人物都有各自的班底势力,邹维琏想拉拢他们,就得付出很大的代价;一旦扶持起来,是否又会成为另一个郑芝龙也犹未可知。与其让欲壑难填的大人继位,远不如让没有**的幼儿登位省心。

    何况,钱太冲冷笑着想到,如今在漳州湾里争权夺利的郑家诸人都没有想到:郑芝龙能有今天,和他披上了官皮有莫大的关系。郑森不仅是郑芝龙嫡子,还是郑芝龙的世袭军职的继承者。现在,年幼的郑森就是朝廷命官,其他郑家部将只不过是些“草民”而已。

    邹维琏以福建巡抚的名义出面来扶持“袭职”的郑森,不但有官面上的借口,从私面上说,他维护的是“孤儿寡母”的正当权益。堪称光明正大。也给了邹维琏名正言顺的干涉郑氏集团以充分的借口和机会。

    邹维琏在扶植郑森,所费无几,对郑氏集团的牵制却是很大的。

    以邹维琏的才智,应该不会没想到这点。钱太冲对自己的推断有很大把握――而且他知道福建巡抚曾经派人询问过田川氏和郑森的下落,显然这位巡抚大人对这母子两人还是非常重视的。

    统太郎对他的分析五体投地,当下表示愿意一切听“钱先生”的,只要能让福松当上家主的宝座。

    “现在我们不要着急,”钱太冲胸有成竹,早就把下一步计划盘算了好几遍,“这县学里聚拢了不肯散去的,都是少主的忠义之士。我们不应该对他们置之不理,各处送来的钱米银两,以少主的名义散发给他们一些。”

    “可是我们钱米并不多……”

    “将军身前富可敌国,他的嫡子难道还会在乎这一点东西吗?”钱太冲微微一笑,“要定人心。”

    “先生高见!”

    “外面有几个读书人都有些见识,又能和少主共患难,我们要拉过来,为少主所用。你晚上派人悄悄的把这几个请来。”钱太冲说着给了他一张纸条。

    纸条上没有一个姓郑的人,钱太冲认为,此时不宜让郑氏族人搀和进来,以免有人意图用自己的血统来夺取领导权。闽南这个地方,乡谊和宗族的观念很强,自己不但外姓而且是外乡人,更要提防。

    等到木已成舟之后,再考虑吸纳郑家的族人。

    “都依先生。”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